logo
  • 加载中...
灵璧资讯
冬游黄山大峡谷
时间:2019年11月27日信息来源:谢金陵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冬季是黄山的淡季,游人稀少,风景却殊。避开旺季蜂拥的游客,独对满山的奇峰妙景,慢慢寻赏那一处处清静所在,在幽泉青松里洗去世尘之浊,在萧疏清远中涤心明目,该是怎样的妙趣?

       幼时就有一颗桀骜不驯的灵魂,只是被种种责任重负所桎梏不得解脱。当一切的枷锁剥落后,天性里的狂野和不羁重新鼓荡泛滥。每每在波澜无惊的日子里浸泡上一段时间,读书和文字也无法打发灵魂里的苦闷之情,非得从窠臼里钻出去,重新看看外面的天空和世界,呼吸不一样的空气和风景,让惊动的灵魂警觉的张开所有的视觉听觉触觉来期待一场不同于平日的盛宴,唯有这样的惊动,你才能清楚的感受到肉体和灵魂的高度契合。

冬游黄山大峡谷

      出行前,预订好车票和山上房间,却发现三天的行程全划在天气预报的阴雨里。与人群共处已久,真的独行到风雨交加人迹稀少的高山密林深处,心中还是多了忐忑。

       幼时对深山野林里的恐怖想象并未随着年长削减,反而浓墨重影的扩散开来,鬼魅山魈,野狐怪影未必可怕,行程中突发的意外却可能让自己措手不及。摇摆犹疑中明白的体验到叶公好龙的惊恐和惶然,原来自己没有一灯独坐于山野的书生意气,冥冥中未知的神秘想象竟让自己有太多拿不起放不下的恐惧。


       动摇许久,还是坚定了当初的行程,很多机会都是在动摇中错失过去。斩断性格中的懦弱和犹疑,经历自己不曾经历的雨中黄山,何尝不是另一种收获?自己久居平原,未曾历见风雨中的山水。听山雨敲窗,松涛拍打,看雾失楼台,瀑悬山涧,又该是怎样珠裂玉碎般的畅快和决然?

       所以,走,让自己把自己流泻成一股飞泉,让自己呈现出原本的活泼和自然,释放压抑已久的天性和渴望。

       独行在某种程度体现了生命本质的孤单状态,身边的亲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和工作,未必能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心境在合适的行程里与你同行。但它同时又是一种与自己灵魂相依相偎的机缘,一种行走于苍茫和壮阔之中的强大和历练。

冬游黄山大峡谷

      夜里十一点从蚌埠火车站乘车,妹妹和妹夫把我送上去往黄山的火车,一遍遍的叮嘱我注意安全。第二天九点,我已从前山乘坐玉屏索道到达了玉屏站。天公作美,公共汽车进入山区风景区之后,阴沉的天气非但没有加重,云层反而变得轻薄,时时有阳光漏下云层,金色的光线让我的内心也充满金灿灿的希望,满怀虔诚的祈祷着未来的天气能够尽如人意。

      从玉屏站到我预订的白云宾馆要经过莲花峰,鳌鱼洞,百步云梯,鳌鱼驮金龟各个景点。这些景点我在四年前就已经看过。那时正是女儿上高中的攻坚阶段,为了提高女儿的斗志,让她有“会当凌绝顶”的志气,我和她一直攀爬上百步云梯,登上光明顶。莲花峰关闭轮休,天都峰因为天气恶劣,刚刚发生过摔死两名游客的事件,未能登上黄山的最高顶一直成为我心头的遗憾。

      然而我这次的目标不是冲最高的峰顶,而是奔着刚开放不久的西海大峡谷而来。西海大峡谷是黄山经过多年的辛苦努力,在丹霞站下方的群峰之间开发出来的新景区。自钓桥庵至排云亭约十五公里,峭拔险峻,风景瑰丽。每逢阴雨天气,雨雾蒸腾,云海流泻,让人如入仙境。所以又称“白云谷”。但凡游览过西海大峡谷的游客都赞叹不绝,流连忘返,说该处是黄山精髓中的精髓。因此,大峡谷成为我行程中的主要目标。

冬游黄山大峡谷

      最初西海大峡谷游览步道开通之后,真正进入大峡谷的游客稀少,因为要徒步于上千米的绝壁栈道上,盘桓而入几百米的峡谷深处,再从峡谷中徒步而出,全程需要七八个小时,对游客的体力和胆量是极大的考验。随着地轨缆车在谷底直上天海的开通,进入峡谷的游客逐渐增多,但因为地形险峭,道路深狭,还是需要一定的胆量进入其中。

       我背着沉重的行李艰难的攀爬着陡峭漫长的台阶,竟没想到,虽是黄山的淡季,山上山下依然游客如织,尤其攀爬到百步云梯时,人群更是挨次叠接。我把到白云宾馆必经的几个景点挨次游览了一遍,以防再回头耗费体力重新攀爬,饶是如此,翻过光明顶抵达白云宾馆已是十二点多。

       卸下行李,简单补充了食物,在两点左右再上光明顶欣赏山下的风光。天都峰关闭,莲花峰上不去,海拔1860米的光明顶成了可以到达的最高峰。站在山峰的东侧向山下俯瞰,千山万壑,层峦叠嶂尽在眼前。有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手持拐杖挺直着腰板,在镌刻光明顶海拔高度的石碑前留影纪念,皱纹纵横的面孔有着肃穆的神圣感,对于他来说,挑战黄山的高度亦是在挑战自己生命的高度吧。年逾八旬而不屈服于衰老的来临。

冬游黄山大峡谷

       按照线路指示,光明顶的背后有条去往步仙桥的小路,从步仙桥至三溪口可以下到峡谷的谷底。但白云宾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因为峡谷的地轨列车在下午五点停运,我即便能够下到峡谷谷底也要耗费四个小时,赶不上地轨列车的最后班次,如果再从峡谷里徒步走出,至少需要四五个小时。夜黑谷深,路途叵测,谁也不能保证会出现怎样的危险。为安全起见,先步行至步仙桥观景,先一探峡谷容颜,然后再做线路安排,从那里返回白云宾馆,大约两个多小时,回来天色未晚。

       从白云宾馆往步仙桥的路径出乎意料的平缓顺畅,不似前面山岩动辄几十或上百节的漫长台阶。连续一段的缓坡,再来上短短的阶梯。有几节倚着绝壁琢刻的阶梯看起来无法攀援,踩稳脚步踏过去也只是有惊无险。两边的林木在小径的头顶遮成长长的穹顶,风飒飒而过,光线被林荫过滤得幽深森冽。这条道路果然人迹稀少,只有两个和我同路的热恋情侣。女孩子围着红色的围巾,雪白皎洁的皮肤在红围巾的映衬下格外娇媚可爱。她像个叽叽喳喳的小燕子,围绕着沉稳憨厚的男友蹦蹦跳跳。把阴沉下来的暮色也渲染的活泼鲜亮了。

       这样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步仙桥仍遥遥无踪,脚步便有些虚软疲怠,时不时停下稍事休息。快到三分之二的行程时,连续陡峭的台阶开始增多,或倚山势而下,或顺山势而上,石阶极陡,需跨出很大的步伐踩踏。下台阶看似轻松,其实对膝盖是极大的考验,长久的下蹬台阶会造成膝盖内里的损伤,让膝关节剧痛不已,很影响爬山的士气。我在上午已经耗费了部分的体力,还要面对将近两天的攀爬考验,保护好自己的膝盖是重中之重,否则峡谷的风景再漂亮,没有良好的体力支撑,只怕蹉跎了此行。

冬游黄山大峡谷

       上午在攀山时,太多的游客因为平时乏于锻炼,又跟随着大团队追赶行程,一个个气喘如牛,有的几乎瘫倒成一团烂泥,口中抱怨不已,懊悔不迭,哪里还有心思欣赏风景。我让自己保持良好的心态,不疾不徐的行进,每一步踩实踩稳,再落下脚掌。遇到连续的下行台阶,便斜侧身体缓缓落步,看似行程缓慢,却可保持长久的战斗力。

       在一段连续下行阶梯的平台旁,我们坐在石条上稍事休息,便见两个男青年手脚并用从下面攀爬过来,其中稍胖的青年瘫倒在石阶上仰面朝天,大口喘着粗气,另一个青年扶着栏杆停住脚步,同样汗水淋漓狼狈不堪。看到女孩好奇的探询,便举着手掌向女孩摇摆着:“我们到现在已经爬了将近十个小时,现在可真的是在爬了,你看看我的手,都快磨出血了。从峡谷底部到这里都是这么陡峭的台阶,英雄也会累成狗。”这么说着,他立起身体,努力摆出正常的步态,一瘸一拐的往台阶上蹬去。

      我们面面相觑,女孩吐了吐舌头,对着男友和我举起拳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如此一路说笑,竟未感觉太多的疲惫。

冬游黄山大峡谷

       未过多久,眼前景色突变,拔出两座巨大的峭岩,双峰峙天而立,相邻未足十米,宛若一对永不能携手的情侣沉默以对。在这夹缝之中,两座山峰分别从肚腹处掏凿出石窟,以连接步仙桥,小小拱桥凌空而悬,桥下万丈深渊,头顶则是一线青天。在这夹缝之中,你可以凭桥而立,浩荡的山风穿过两块巨岩扑卷起激荡的气流,让人有腾翼之感,而脚下深不可测的万丈空谷却又令人头晕目眩。

       过了桥是三面环谷的平台,一块无根巨石如同飞来石独伫一旁,卫士般忠诚的守护着这条通道,从平台向峡谷深处探望,却比在光明顶见到的风景更为奇崛。光明顶周围的山脉或峰峦距离观景台甚远,云气缭绕,常常看不清真切的景象。而从步仙桥的平台望出去,只见山峰俊奇,紧密林立,横看成岭,侧看成峰,它们从谷底峭拔而起,直入云霄,绝壁陡立如同天堑,即便轻巧如猿猴也很难攀援。而有的山岩却在上亿年的侵蚀中被磨去棱角,浑圆天成,数块堆叠成巨峰,独成奇特雄伟的风景。而有的石头则高踞峰顶,或如蟠桃落入玉盘,或如妻子眺望远方的亲人,或如顽童凌空踩高跷……


      一切的风景近在咫尺,几乎触手可及,举目你可以仰望他的峰顶,俯首则可以看到他的山根,你能够听到松涛的怒吼,亦可以听到山泉的吟唱。我们所站立的地方不过是大峡谷的一个节点。真正的西海峡谷应该如同一首绵延不绝的长诗,让我在一部断章里窥见它些许的旋律,还有更多更壮美的景观蕴藏在峡谷深处,蕴藏在那十五公里的艰险跋涉之中。

      天色向晚,雾气已从谷底弥漫升腾,细小的雨滴开始洒落头顶,虽然流连满目的美景,但回程还要走上很久,所以在两位小情侣的催促下只好恋恋不舍的踏上回程。到了宾馆,天色昏溟,雨势加大,浓重的雾气包围整座山谷,近在咫尺的景物竟混沌难辨了。



 整整一夜,漫山雨声。临到天明,拉开窗帘,虽然大雾迷蒙,水汽浓重,雨却止住了。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匆匆吃了饭,在挎包里塞点吃的拿上地图就上了路。

        没有留下那对小情侣的联系方式,我又开始了一人的独行。

        昨日去过步仙桥,便不想走重复的路线,决定翻过光明顶经飞来石,过排云亭,穿绝壁之上的一环和二环栈道下到谷底。

冬游黄山大峡谷

         台阶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满山的植物都焕发出新鲜的气息,雾气依然深重,如同屏障阻断着视线,近在咫尺的景观也很难端详清楚,心里很是担心峡谷之行在浓雾中泡汤。

       转过排云亭,面前忽然出现深而狭的洞,原来是由两面巨大的山岩挤逼出的一道空隙。台阶几乎陡直,仅容一人踏阶而下。仰头向上几十米的缝隙中,泻下一线天空。设若两壁合拢,即便铜头铁臂,莫可奈何?此处正是西海大峡谷北入口。



        钻出山洞,视线忽然开阔清晰,浓雾消散成稀薄的云气,仿佛一道石洞隔开了两处世界,我已经来到峡谷的一环栈道。从慈光阁坐缆车上到山顶时,我便见到光秃秃的半山腰上,像匝着腰带一般的窄窄栈道蜿蜒在万丈绝壁之上。很让人想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成语。当时我以为是古人为了攀爬黄山自行修建的木质栈道,其实它们是现代的黄山人开发大峡谷景区在绝壁上开凿修筑的一环和二环水泥栈道。



      身置其间,直面劈削而下的千仞绝壁,头接青天,脚临深渊,凌空之上,全无遮拦。在浩大宏阔的大自然面前,你会深切感受到人的渺小和卑微。然而却又是人类,用无所不能的智慧征服着大自然。

冬游黄山大峡谷


        峡谷的栈道从远处看只是窄窄的一线,悬于千百米高的连绵绝壁上,很让人心生畏惧,敬而远之。其实当你真正行走在栈道之上,平整的路面和仿木藤的水泥护栏非常坚固稳定,完全没有身临绝壁之上的恐怖感。它扎扎实实的保护着你欣赏峡谷内的美景,并以最便捷的盘桓让你节省太多的体力下到谷底。或许是因为峡谷的广告宣传做的不够,这条线路上的游客非常稀少,你可以安静从容的慢慢流连欣赏。


        站在挂壁栈道之上,背对绝壁, 面向近在咫尺突然压迫而来的巍峨山峰,你会瞠目结舌,如失魂魄,只剩下一颗心脏在喉咙处激烈的跳动。几十座山峰浩荡成巨大的峡谷断面,和身后的绝顶山峰夹围出纵深绵长的梦幻之谷。高耸入云的山峰如经刀削斧劈,或凹进,或凸出,处处现裂痕断壁,形成或深或浅的谷豁山罅,山峰直劈到峡谷底部,把苍黛浑厚而又峭拔桀骜的山体完全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冬游黄山大峡谷


       峡谷未开发之前,这种宏伟壮阔的景观因为不可接近而难睹奇颜。花岗岩的山体在上亿年的风化剥蚀中形成奇崛独特的景观,或如巨人傲然睥睨天下,或风化成巨大的卵石,柔化着曾桀骜不羁的棱角,或如密林簇拥向上生长如石之林海,或几块巨岩堆叠成伟傲的绝壁……

        面对鬼斧神工的石头森林,你不可能不心生感慨:山峦不驯于亿年的侵蚀和风化,却臣服于我们的眼睛里,人类如此渺小和脆弱,却可以把脚印踩在山峰的头顶,行走于他们的身体之中。

冬游黄山大峡谷

        经过几道绝壁夹击形成的石缝洞天,到谷底仍有一公里路程,愈下到低处,愈接近大山的怀抱。一切朝向你,面对你,拥抱你,爱抚你。居然有太阳从云层后射出,对于原本预报今天是阴雨天气的我来说,这是怎样的奇迹和惊喜,想来是黄山亦多情,不忍让我失望而归吧。

冬游黄山大峡谷


        我已经下到接近谷地的观海亭里,这里是观看谷底云海升腾的最佳位置,两边的山峰延绵铺排,把谷底挤逼成一条狭窄的河床,就在这谷道的深远处,洁白的云雾正从谷底缓缓游移而来。

       我俯身于亭子的围栏处探头向下张望,只见峭壑森森,云气汹汹,浓雾翻卷着白浪如同决堤的洪水汹涌而泄,我正准备把这奇景收入镜头,尚未打开摄像头,它那里便迫不及待的泛滥着湿淋淋的翅膀鼓翼而至了,刹那间,所有的山石草木全被卷入云海雾流,半透明的气息扑卷上面颊,脸上一阵凉意,身上亦是冷风飒飒。

冬游黄山大峡谷


        满谷满坑全被淹入白色的雾障,近在眼前的景物模糊不清,对面的山崖消匿了踪影,上下一团混沌,你亦在混沌之中,如坠雾窟,如失迷津。一时间疑心自己也要融化于这无边无际的迷障之中。就在你惊骇不安错愕难当之际,天空显现亮色,浓雾已显稀薄,周围的风景又对你露出孩子气的鬼脸,仿佛刚刚不过给你开了一个捉迷藏的游戏。雾气如同来时迅疾而又决然的消散了,只有留存在远处谷底的那一汪浓白让你领悟刚刚散失的云海并非幻觉。

冬游黄山大峡谷

        当我终于站在谷底,仰面环望周围的青山,丛峰如菡萏绽放,芙蓉开散,各种奇松峭立于山巅石缝,虬曲之姿妙不可言,或如迎客,或如眺望,或如守候,或如游龙……而怪石乱岩或奔突若虎豹,或若仙人晒靴,或作揖清风……而山泉之音从山谷深处淙淙奏响,害你把持不定,心旌摇曳,偏要循着那汩汩之音做一番探究……

冬游黄山大峡谷


        最妙的却是排云溪谷里囤积的云海,似乎所有天上的白云都深锁于那两道山峰的最深处,而与天上白云相接的地方,无数座被谷底流云淹没的山峰只露出半个山头,宛若仙境中的蓬莱仙岛,缥缈虚幻,又宛然在眼前。你甚至相信随时会有一两个衣袂飘飘的仙女从那流云飞雾的楼台仙阁里翩翩飞出……

冬游黄山大峡谷


        我坐在谷底的石桥边,仰望着两边的山峰,眺望着远处的云海,谛听着山泉鸣涧,胸中层云般翻卷,激烈的渴望和热爱之情竟让自己有着冲天的豪迈之情。富贵名利又如何,不过浮云过眼;机关算尽太聪明,青山仍在,英雄白头。多少文人骚客为它留下壮美诗篇,它不为所动;多少隐士名流对它奏高山流水之音,它不为所惊;多少凡夫俗子把它当做旅游景点,匆匆而来,仓促而去,它不以为意;徐霞客看尽名山,在黄山面前惊叹:“山止矣,天下再无山”,它不为所傲。

冬游黄山大峡谷


        我面对青山,青山也同样面对着我,浅薄如我,它并不厌弃或鄙薄,只以它的壮美,沉着,淡然默默的俯视着,怀抱着我。它似乎明白我的所有心思,也能够解读我的所有情怀,其实它知道我的内涵没有它脚趾间的一株青松那样丰富,我的生命不如它脚下的一块石头那般长久。但它依然像包容它怀抱中的青松和岩石那样的包容着我,悲悯着我。

冬游黄山大峡谷


        突然明白了李白“独坐敬亭山,相看两不厌”的诗句,我多么爱这满谷满坑的白云雾海,爱这峭立的绝壁悬崖,爱这无限壮美的山河景色。“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能够成为一座山的知己,或者让一座山成为自己的知己,该是生命多么贵重的礼遇和幸福。“天若多情天亦老”,黄山抹去阴雨的笼罩,把自己美丽多情的面容显现于我的面前,让我似乎打开了天灵盖,有着与顿悟于青山苍松的醍醐灌顶之感,更有着与天地同在,与松石同在,与白云雾海同在的融合化一感。



        我何其幸运?何其富足?自己宛如无意中闯入了天地之间最精粹的宝库,盗取了最为宝贵的财富和精华,而一下暴发为世界上最大的富翁。只觉得满胸口的甘美幸福之情。此刻在这里,我想做它的一棵松,一块石,哪怕是一脉随时可能干涸的山泉……荡尽这满身的狭隘伧俗之气。

         我恨不得让身上长满眼睛饕餮尽这一切的美景,又恨不得让全身挂满耳朵来吸收尽松涛山泉和山谷的浩荡回音,更恨自己的胸腔太浅,装不完这里的清风和白云。

冬游黄山大峡谷

        它静默在那里,一切没有任何的变化,但它时时刻刻的显示出不同的风貌。春天和秋天的风情不同,夏天和冬天的景致有异,雨天的朦胧含蓄,雪天的晶莹俏丽,雨过天晴后的云海旖旎……

        即便是现在,每隔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缥缈流云蒸腾成满坑满谷的浓重雾气,然而从云层里漏出的阳光又把这云海雾河折射成海底摇曳的各种水草,在迅疾的升腾中消匿了踪迹。你在谷底,看到的是升入半空的高峰山头,你蹬到半山腰,却与青山平视,当你攀上峰顶,众山已被踩在你的脚下。远处的云海如同铺开的云锦,天上的流云宛若层次分明的海浪,它们在云海的尽头交融唼喋,让你疑心天上的仙境就在你触手可及的方向。


        即便留恋,即便缱绻,日头已斜,天色向晚,在谷底盘桓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我不能再耽搁下去,还有漫长的回程等待着自己。终究要回到山上的宾馆,回到正常的生活之中,回到曾让我厌倦不已的嘈杂人群之中。

       返程整整用了将近四个小时,回到宾馆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预报中的大雨在我踏进宾馆的时候降临。夜里,我攀爬了十个多小时的双腿感觉到了酸胀和疲惫,但我的心如此富足酣畅,那些曾经的烦恼和阴霾一扫而空。而且再也无畏于将来的任何困惑。



        我在整个晚上不停的看到梦里的峡谷,流泻的白云雾海,壮美的悬崖峭壁,奇特的虬松怪石……独对千山万壑的激情如同疾瀑一遍遍从梦里喷泻,和着窗外的风呼雨啸,松涛阵阵,竟不知置身何乡,亦不知魂失何方。突然明白了为何有“何处失我痴魂,失在奇峰深处”之语。

      醒来时已是将近八点,风雨正酣,黄山的面目全部隐匿于浓重的雨雾之中。黄山多情,给了我两天的时间让我饱览风景,今天我满载幸福的记忆乘风雨而归。

冬游黄山大峡谷


       下山的路线选择了与上山不同的云谷寺路径,从白云宾馆翻过光明顶,再折向白鹅岭,然后从白鹅岭沿仙人指路一直向下行。这是最近的路线,但也有十二公里的路程。对于爬了两天山路的我来说,膝盖和体力消耗极大,风雨交加之中更是极大的考验。虽可以选择索道下山,但既来黄山,不用身体亲自体验黄山的怀抱,怎知它的壮阔激美,没有身体的辛苦疲惫,怎能领略风景的超绝拔俗?宁愿辛苦,也要用脚步丈量,况且风雨中的山路也是生命中不可多得的体验。



        直到下午两点我才从山上下到云谷寺的公交站台,双腿折痛若断,然而风雨中的疾瀑飞泉,珠飞玉溅却非平常时日所能遇见,距离山下一半的行程时,我用雨衣遮挡手机拍摄山顶流泻的飞瀑,却不妨从对面山道上窜出来两只肥大漆黑的野猴,说是猴,更像是缩小版的黑猩猩,龇牙咧嘴张牙舞爪冲我做围攻姿势,我惊骇奔逃,猴王一声唿哨,从坡底窜出七八只大小不等的猴群,惊得我魂飞魄散,狂奔逃窜到前面两个外国女孩的身边,三个人瑟缩一团,我四处搜寻武器时,从山上下来的两个女孩隔着很远对我大喊:“它们要吃的,快把包里的食物给它们吃。”立刻拉开包裹掏食物散食,果不其然,群猴得到吃食后纷纷散开。



        这个小插曲虽然给我制造了一点惊吓,但它是黄山的一种额外馈赠,只有在这样恶劣的天气,群猴无处觅食才会想到拦路抢劫的强盗招数吧。

       再见,黄山,再见,大峡谷。此生虽然不能成为你的松,你的石,你的一脉溪流,但我会成为你永久的情人,日日相思,夜夜想念。卸去所有俗世的欲望和烦恼,装满你的白云和空谷,不能时时相见,但在梦里,你在那里,永远多情的模样。


(作者:谢金陵编辑:lingbi)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冬游黄山大峡谷]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