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灵璧资讯
和死刑犯零距离的日子里
时间:2019年11月27日信息来源:曹金亚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这事发生在我在看守所工作的日子。      


  Z算是我老乡,21岁,浓眉大眼,一米八多的大个子,笑起来两个酒窝,满脸稚气。和“恶魔”似乎没有任何关联,然而……       


  上世纪90年代,农村家庭买机动三轮,是件时髦的事,Z家就买了一辆。初夏的夜晚,Z邀两个好友开车出去兜风,不知不觉就开出了几十公里,在一个集镇偏僻的街道上,一个背影姣好的女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趁着夜色,荷尔蒙爆棚的三人把该女抱上了车……       


  轮奸案很快告破,Z和同伙被派出所抓获时,竟天真的认为:“这下肯定要罚很多钱!”直到进了看守所,同室的老犯人摸了摸他的头说:“你脑门上有个窟窿”,Z一脸茫然摸了一下:“哪有?”其他人都哄堂大笑,Z不情愿的明白了真相:女方是孕妇,轮奸是重罪,无情的法律有可能会要了自己的命。      


  Z很遵守监规,平时很沉默,因为老乡的关系,他和我聊的比较多,无尽的悔恨和自责,认为都是不懂法造成的,害了女方和自己的家庭,更害了自己。他从父母聊到兄弟姐妹,从学习读书聊到最初的理想,偶尔还会拿全家福给我看,并不断抱怨:刚介绍的女朋友,肯定要黄了。      


  经过漫长的一审、二审,Z果然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执行前夜,本来看守所规定9点熄灯睡觉,我破例准许同监室的犯人为他开“欢送会”到10点,有唱歌的,有演小品的,Z被五花大绑在一旁看着,脸上浮现出僵硬的笑容,欲哭无泪的神情是任何人无法理解的。     

  第二天一早,市中级人民法院来看守所为Z验明正身,Z见到了我,他流泪了!除了感激一类的话之外,就是希望我转告射手,来个痛快的。宣判会过后,通往刑场的路上,我恰好和射手坐一辆车,小伙子人很机灵,是跟我学吉他的徒弟,平时对我都是“师傅长师傅短的”,此时略显紧张,我给他点了支香烟,告诉他争取干净利落,他会心的点点头。        

   车到刑场了,Z被架下了车,射手狠狠的吐掉嘴上的半截烟头,和我对视了一下,提着八一半自动步枪冲出车门。      


  见惯了生死离别的我,竟没下车,也没敢看。片刻,一声清脆的枪声在我耳边响起,一个罪恶的生命消失了,我本该无限感慨,可那时大脑却一片空白……

   




 刚参加工作那年,我在县局刑警队实习,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就是一起特大轮奸抢劫案,在弟兄们的齐心合力下,抓获的5名犯罪分子中,4人被执行了死刑,1人被判处无期徒刑。


   欣慰中也有遗憾,案件的主犯C在发案时逃脱了,为了抓他,我们专案组民警全国各地的奔波,甚至大年三十夜都在绿皮火车上度过,结果都扑了个空。当时公安科技落后,身份证还没有普及,所以,在偌大的中国抓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半年后,专案组解散了,我们带着深深的遗憾和自责奔赴了新的工作岗位,从此,负案在逃的C成了我们无法了却的心结……


   正所谓“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8年后,C落网了!恰好我已调到看守所工作,面对这个我日思夜想的人,真是感慨万千!当他知道我是当年的办案人后,主动和我谈了很多,包括当年逃到了哪里,这次落网的过程,甚至说到了当年同伙被判死刑时,他就混在观看宣判大会的人群中,还有,他出逃的时候,儿子不到1岁,现在该9岁了……


   一年后,C毫无悬念的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执行前夜,C请求见我一面,哭的撕心裂肺,他说从孩子出生起,他就没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明天就走了,想给孩子留点东西,说着,他从身上掏出平时省吃俭用的50元钱,请求我明早给孩子买个新书包和铅笔盒,孩子明早要来看守所大门口送他最后一程,让我当面交给孩子,也算圆了此生最后一个心愿。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就骑摩托车去买了新书包和铅笔盒,返回看守所大门口时,我见到了这个9岁多的小家伙,穿着崭新的衣服,表情木讷,也许他根本不知道这次“送行”意味着什么,拿到新书包的孩子给我深深鞠一个躬,连说谢谢。


  上午九点,宣判会在灵璧西关电影院准时举行,当审判长最后宣读:将C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时,人群里一阵骚动,只见这个9岁多的小家伙,被家人高高举过头顶,双手举着一张奖状,给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父亲告别,我定睛一看,奖状上“三好学生”几个大字格外醒目,平时见惯生死、心硬如铁的我,顿时泪水模糊了双眼,一旁的驾驶员师傅,看到此场景,伏在方向盘上泣不成声……


  好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此事,总是无限感慨,是啊!无论什么样的男人,孩子总是他心中那一处最敏感柔弱的“点”。



(作者:曹金亚编辑:lingbi)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和死刑犯零距离的日子里]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